瑹焄

名字读音:瑹(tú)焄(xūn)
专注于发糖。
偶尔浮出水面。
主APH。
露普我本命。
恶友组塞高。ヾ(*´∀`*)ノ
主要吃的cp有:露普、法英、亲子分、北米双子(加米)、耀菊、独伊。
偶尔会吃恶友普或英普。
不拆不逆,轻微cp洁癖。
其他基本上杂食。

文野吃织太、芥敦。
宝石之国吃月球、冬巡、暖色、议书、帕露。

🇺🇸🇨🇦北米诞快乐!

送给朋友的生贺ฅ'ω'ฅ
她是伦太郎和千惠推w

军靴细节没画出来
描线过程手抖
路德的头发我尽力了( ;∀;)

千万不要惹怒你的好友,尤其是帮你追老婆的。

寒假作业,你们写完了吗?(笑)

1p恶友长发
2p恶友学生设定
3p恶友组女神×
恶友真好吃(´・ω・`)

告白(露普)

基尔伯特看著眼前的人,眼神错愕。
因为几分钟前这个人还在用手机跟他聊天,还说自己要告白了好紧张怎么办我不敢敲门。

而现在这个人——伊凡·布拉金斯基,我们伟大的俄/罗/斯国家意识体先生,正抱著一大束矢车菊耐心的等待眼前的人消化完毕。

「等、等一下,所以你说你喜欢的人原来是指本大爷吗?」基尔伯特像是仍然不相信的似进行最后的确认。
「嗯。」伊凡甜甜的笑了。
基尔伯特石化了。
「还需要我说得更清楚一点吗?我喜欢的人有著银白色的头发、眼睛像血色的宝石一样漂亮、总是张扬的笑容、口头禅是『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和『本大爷今天也帅的跟小鸟一样』。他养的鸟名字叫做……」
「够了!」基尔伯特面色绯红的打断了他。「本大爷知道了,总而言之先进来。」

基尔伯特让伊凡坐下后,自己也跟著坐下。
然后开始探讨刚才聊天时伊凡说的“关于喜欢的人”的事。
「你说本大爷总是嫌你很烦?」
「嗯。」
「还不是因为你三天两头就来找本大爷,次数甚至多到阿西问我要不要干脆搬到俄/罗/斯算了!!」
「可以吗!?」期待的眼神。
「当然不行!本大爷现在是东德欸!」残忍的拒绝。
「但你也是加/里/宁/格/勒。」
「……好吧。」基尔伯特确实无法否认这点。

「不对,」意识到话题被带跑后,基尔伯特将话题导向正轨。「本大爷现在是问你关于你刚才提到的话欸,你不要插嘴。」
「……喔。」委屈的乖乖闭嘴。

「首先,你确实太常来我家了。频繁到都有一间你自己的房间了。」
「基尔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睡!」
「本大爷介意!!」
「……好吧。」
「第二,你又没说过自己工作已经做完了本大爷哪知道你已经完成你的工作,当然会把你赶回莫斯科啊。」
好吧看来是他的错。
「第三件事,我答应了。」
「什么?」这次轮到伊凡反应不过来了。
「关于你的告白,本大爷答应了。」

「……」
「……傻了?」
「基尔,我好开心!!」
「等一下你不要扑过来啊!本大爷没说你可以亲我唔嗯……」

亲吻结束后,基尔伯特软倒在伊凡的怀里,似是从未接受过如此激烈的口/舌/交/缠。
「基尔,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也喜欢我。」
「哼。」
基尔伯特眼神撇到被放置在桌上无人理会的矢车菊。
「喂,」他戳了一下伊凡。「那个是你要给我的吧。」肯定句。
「嗯。」「拿过来吧。」「好。」

拿著矢车菊的花束,基尔伯特突然想到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我记得阿西不是有给你家里的备份钥匙吗?为什么不直接开门进来?」
他能说他以为自己把钥匙放在这件大衣里,但是到德/国时才发现其实是在另外一件里面吗?
「呃……大概是为了浪漫?」
「你脑袋里的浪漫细胞一定全都死光光了。」基尔伯特鄙视的看著他。
QLQ好过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开门的一定会是我,而不是阿西?」
他能说他在发现没带钥匙后就在来这里的路上临时打电话给弗朗西斯,让法国人找个理由把德/意/志支开吗?
不可能,那样他一定会被基尔伯特这个弟控打死。
理由是无端增加他弟的工作量。
「……算了。」看著男人游移的眼神,基尔伯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然可能会被气死。

「未来还请多多指教啊,蠢熊。」
「嗯。」伊凡难得真心的笑了。

Fin.

短短的番外:
那之后的芋兄弟。

「欸、阿西。」
「有什么事情吗哥哥?」
「我跟蠢熊在一起了。」
「嗯、我知道。」
「欸?什么时候?」
「哥哥,」
正在处理公文的路德维希抬起了头。
「如果你是想问可不可以去俄/罗/斯住的话,那么我同意了。」
「欸?哦……好。」
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基尔伯特默默走出了书房,并关上了门。
门外是一个打包好行李并且笑著看著他的俄/罗/斯人。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看来你弟好像以为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还不是都怪你!」

听说那之后,小鸟大爷的居住地除了德/国柏/林以外,还新增了俄/罗/斯莫/斯/科以及加/里/宁/格/勒。

醉酒

( ^ L ^ )

伊凡特別喜歡基爾伯特喝醉時的樣子。

因為某隻兔子喝醉後對他的態度不僅會軟化很多,在床上的時候也比平常主動很多。
甚至還會對他撒嬌。

所以,自從伊凡發現基爾伯特酒醉之後會跟平常變得不一樣後,就致力於把他灌醉。

儘管基爾伯特酒醉的機會少得可憐。

(`∀´)

基爾伯特特別討厭自己喝醉之後的樣子。

因為隔天早上起來後不只頭痛,腰和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也會特別痛。
這種時候他就會把隔壁某隻睡得很香的熊狠狠踹下床。
然後某隻熊就會用委屈又可憐的眼神看著他,搞得好像他罪不可赦一樣。

所以,自從基爾伯特發現伊凡最近好像常常想把他灌醉之後,就致力於疏遠各種酒精飲料。

儘...

我关注的人

© 瑹焄 | Powered by LOFTER